汽车怎样才算质量好?

2015-03-09 08:51:47 来源: 我要评论(1)

 一些德国人有着跟中国人一样的癖好,在挑车时喜欢开关一下车门,从那“砰”的一声中,判断一台车的做工好坏。一个老中医,从一个人的手腕上就能感知他的病情;一个讲究的人,从一扇车门的开关,能窥探汽车质量的秘密。

    汽车质量的优劣,自然会从一个个细节上表现出来,车门就是其中的一个。从开关车门的一瞬间,能听出几个意思呢?精于此道的人自然能说出“用料、铰链质量、密闭性”之类的门道。当然,“听门识车”的方法也存在争议,一扇轻飘飘的车门,也未必代表工艺上的落后,但既然有人好这口儿,厂家也就比较配合,比如说,德系车的车门开关起来普遍比较“沉闷”。

    一些德国人在买车时,还有一个习惯,就是趴到地上观察汽车的底盘。这个动作不太雅观,但颇有“专业”气质,惯于窥探汽车“裙底风光”的人,旁人一定不会觉得他是个外行。至于在“裙中”看到了什么秘密,也许是悬挂结构,也许是防腐涂层,也许是排气管的布置——总之,他高抬尊臀,一定是想看到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位老兄不知看到了些什么?

    每个人买车时,都想知道自己要买的车质量如何。开开车门、看看内饰、摸摸仪表台,我们能做的似乎并不多,这能在多大程度上判断一款车的质量呢?

    雷诺汽车前总裁路易·施伟泽把汽车的质量分成三个层次:第一个层次是做工,第二个层次是“可感受的质量”,第三个层次是可靠性和耐用性。

    一部车的做工如何,有一些是比较容易看出来的。比如车身钣金和漆面,比如内饰的装嵌,比如发动机舱的布置。有些只能由媒体的“拆车”节目来告诉我们,比如那些隐藏在车身中的线束、隐藏在饰板下的钢梁等等。

    汽车的做工,一方面体现在这些细节的处理上,做工好的车,细节处理上一定是力求完善,不随便偷工减料;另一方面,每一台车,不分批次,一致性要特别好。路易·施伟泽用家具来打比方,说明汽车的做工:“这就像制作家具一样,所有的卯榫、结合点完美无缺”。

    既然路易·施伟泽把造车比喻成打家具,那我们自然可以把汽车工人和木匠相提并论。木匠是靠手艺吃饭的,心灵手巧的木匠打出来的家具美观又结实;总装线上的汽车工人干的活儿比木匠要简单一些,但一样要讲技术和责任心,就算装一个简单的密封胶条,如果装得不好,交到车主手里的车,过段时间就有“出位”的。

    汽车做工的好坏,其实会涉及到设计、零部件、总装各个环节,造一台做工好的车,是对车厂实力的综合考验,“做工”二字简单,但要做到“做工精良”四个字,实在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路易·施伟泽说到的“可感受的质量”,大概意思跟奇瑞汽车内外饰技术研究院院长邱延正所说的“感观质量”差不多,就是你直观感觉到的汽车质量,比如说某款车的内饰看上去很豪华,摸上去很高级,而某款车的内饰看去满眼塑料,摸上去硬梆梆的。

    这个“感观质量”,对于买家的杀伤力就比较大。我们可以看到,市面上有些车子,机械素质非常一般,看上去很有高级感,卖价又不贵,于是成了市场中的热门货。

    邱延正以前在通用汽车工作过,曾担任过通用内饰部门仪表板部的部长,是个专门搞“形象工程”的专家。他在很多场合,都在卖力地谈“感观质量”,说一款车要看着舒服、摸着舒服、听起来舒服、闻着也舒服,但在去年的北京车展上,他对媒体谈到汽车质量时,除了一如既往地大谈“感观质量”,还特别强调了汽车的“耐久性”和“可靠性”。

    无论是一个汽车公司的最高领导人,还是一个汽车公司负责“面子”的部门负责人,在谈到汽车质量时,都把“耐用性”和“可靠性”放到特别重要的位置,可见,一款汽车的质量到底如何,终究还是要“透过现象看本质”,用得住、毛病少的车才是真正好车。

    实际上,汽车史上那些堪称伟大的车型,都在耐用性和可靠性上表现极为强悍,比如福特T型车和大众甲壳虫,T型车烂到只剩一部发动机还可以拿去锯木抽水,甲壳虫一用二三十年完全不是事儿。

    一般认为,一部车的正常使用周期是15年左右(事实上,现在造车技术和车用润滑技术的进步,已经大大延长了车的寿命),如果在这15年中,车子始终保持良好的状态,很少出故障,开起来性能没有太大的衰减,基本上就可以算一部好车了。

    汽车的质量,跟家电的质量,道理差不多。当年,大家都说日本出的彩电质量好,不单单是指画面的色彩和清晰度,更重要的是指日本彩电用得住,别的彩电可能三五年内就出毛病了,日本彩电可能用个十年八年的不用修——这就是耐用性和可靠性。

    汽车的“感观质量”谁都能判断,外观、内饰、座椅,看一看、摸一摸、坐一坐,再外行的人,也能区分出优劣来。汽车的“做工”,一部分是可以直观感觉到的,比如说钣金、漆面、仪表台的接缝,一大部分是隐藏在车身之内、机舱之中或是底盘之下,所以,判断一部车的做工如何,是一个需要专业知识的技术活儿。

    最难办的就是“耐用性”和“可靠性”,一部车耐用不耐用,不用到淘汰,谁知道答案?一部车可靠不可靠,谁知道它会在什么时间出什么毛病?

    在中国,这件事更难办,美国好歹还有个“消费者报告”,德国好歹还有个TUV,他们都会发布相关的调查报告,买家们可以用作参考。中国虽然也有了各种“报告”,但谁敢信?

    虽然不好判断,但买车时心里也要有这根弦,别看到一部车外观漂亮、内饰养眼就出手去买。一部车的质量优劣,最终要靠耐用性和可靠性说话,外观再漂亮,新鲜劲儿一过就没啥感觉了,剩下来的时间,就看车子能不能安安生生地陪着你,不随便使性子给你看。

    至于怎么判断车子的可靠性和耐用性,就要看个人的见识和悟性了。比如,你可以看品牌选车,也可以看口碑选车,还可以让朋友中的行家帮忙,其中门道不一而足。车怎么选,随便你,只要知道汽车质量中还有“耐用性”和“可靠性”就好。 一些德国人有着跟中国人一样的癖好,在挑车时喜欢开关一下车门,从那“砰”的一声中,判断一台车的做工好坏。一个老中医,从一个人的手腕上就能感知他的病情;一个讲究的人,从一扇车门的开关,能窥探汽车质量的秘密。

    汽车质量的优劣,自然会从一个个细节上表现出来,车门就是其中的一个。从开关车门的一瞬间,能听出几个意思呢?精于此道的人自然能说出“用料、铰链质量、密闭性”之类的门道。当然,“听门识车”的方法也存在争议,一扇轻飘飘的车门,也未必代表工艺上的落后,但既然有人好这口儿,厂家也就比较配合,比如说,德系车的车门开关起来普遍比较“沉闷”。

    一些德国人在买车时,还有一个习惯,就是趴到地上观察汽车的底盘。这个动作不太雅观,但颇有“专业”气质,惯于窥探汽车“裙底风光”的人,旁人一定不会觉得他是个外行。至于在“裙中”看到了什么秘密,也许是悬挂结构,也许是防腐涂层,也许是排气管的布置——总之,他高抬尊臀,一定是想看到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位老兄不知看到了些什么?

    每个人买车时,都想知道自己要买的车质量如何。开开车门、看看内饰、摸摸仪表台,我们能做的似乎并不多,这能在多大程度上判断一款车的质量呢?

    雷诺汽车前总裁路易·施伟泽把汽车的质量分成三个层次:第一个层次是做工,第二个层次是“可感受的质量”,第三个层次是可靠性和耐用性。

    一部车的做工如何,有一些是比较容易看出来的。比如车身钣金和漆面,比如内饰的装嵌,比如发动机舱的布置。有些只能由媒体的“拆车”节目来告诉我们,比如那些隐藏在车身中的线束、隐藏在饰板下的钢梁等等。

    汽车的做工,一方面体现在这些细节的处理上,做工好的车,细节处理上一定是力求完善,不随便偷工减料;另一方面,每一台车,不分批次,一致性要特别好。路易·施伟泽用家具来打比方,说明汽车的做工:“这就像制作家具一样,所有的卯榫、结合点完美无缺”。

    既然路易·施伟泽把造车比喻成打家具,那我们自然可以把汽车工人和木匠相提并论。木匠是靠手艺吃饭的,心灵手巧的木匠打出来的家具美观又结实;总装线上的汽车工人干的活儿比木匠要简单一些,但一样要讲技术和责任心,就算装一个简单的密封胶条,如果装得不好,交到车主手里的车,过段时间就有“出位”的。

    汽车做工的好坏,其实会涉及到设计、零部件、总装各个环节,造一台做工好的车,是对车厂实力的综合考验,“做工”二字简单,但要做到“做工精良”四个字,实在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路易·施伟泽说到的“可感受的质量”,大概意思跟奇瑞汽车内外饰技术研究院院长邱延正所说的“感观质量”差不多,就是你直观感觉到的汽车质量,比如说某款车的内饰看上去很豪华,摸上去很高级,而某款车的内饰看去满眼塑料,摸上去硬梆梆的。

    这个“感观质量”,对于买家的杀伤力就比较大。我们可以看到,市面上有些车子,机械素质非常一般,看上去很有高级感,卖价又不贵,于是成了市场中的热门货。

    邱延正以前在通用汽车工作过,曾担任过通用内饰部门仪表板部的部长,是个专门搞“形象工程”的专家。他在很多场合,都在卖力地谈“感观质量”,说一款车要看着舒服、摸着舒服、听起来舒服、闻着也舒服,但在去年的北京车展上,他对媒体谈到汽车质量时,除了一如既往地大谈“感观质量”,还特别强调了汽车的“耐久性”和“可靠性”。

    无论是一个汽车公司的最高领导人,还是一个汽车公司负责“面子”的部门负责人,在谈到汽车质量时,都把“耐用性”和“可靠性”放到特别重要的位置,可见,一款汽车的质量到底如何,终究还是要“透过现象看本质”,用得住、毛病少的车才是真正好车。

    实际上,汽车史上那些堪称伟大的车型,都在耐用性和可靠性上表现极为强悍,比如福特T型车和大众甲壳虫,T型车烂到只剩一部发动机还可以拿去锯木抽水,甲壳虫一用二三十年完全不是事儿。

    一般认为,一部车的正常使用周期是15年左右(事实上,现在造车技术和车用润滑技术的进步,已经大大延长了车的寿命),如果在这15年中,车子始终保持良好的状态,很少出故障,开起来性能没有太大的衰减,基本上就可以算一部好车了。

    汽车的质量,跟家电的质量,道理差不多。当年,大家都说日本出的彩电质量好,不单单是指画面的色彩和清晰度,更重要的是指日本彩电用得住,别的彩电可能三五年内就出毛病了,日本彩电可能用个十年八年的不用修——这就是耐用性和可靠性。

    汽车的“感观质量”谁都能判断,外观、内饰、座椅,看一看、摸一摸、坐一坐,再外行的人,也能区分出优劣来。汽车的“做工”,一部分是可以直观感觉到的,比如说钣金、漆面、仪表台的接缝,一大部分是隐藏在车身之内、机舱之中或是底盘之下,所以,判断一部车的做工如何,是一个需要专业知识的技术活儿。

    最难办的就是“耐用性”和“可靠性”,一部车耐用不耐用,不用到淘汰,谁知道答案?一部车可靠不可靠,谁知道它会在什么时间出什么毛病?

    在中国,这件事更难办,美国好歹还有个“消费者报告”,德国好歹还有个TUV,他们都会发布相关的调查报告,买家们可以用作参考。中国虽然也有了各种“报告”,但谁敢信?

    虽然不好判断,但买车时心里也要有这根弦,别看到一部车外观漂亮、内饰养眼就出手去买。一部车的质量优劣,最终要靠耐用性和可靠性说话,外观再漂亮,新鲜劲儿一过就没啥感觉了,剩下来的时间,就看车子能不能安安生生地陪着你,不随便使性子给你看。

    至于怎么判断车子的可靠性和耐用性,就要看个人的见识和悟性了。比如,你可以看品牌选车,也可以看口碑选车,还可以让朋友中的行家帮忙,其中门道不一而足。车怎么选,随便你,只要知道汽车质量中还有“耐用性”和“可靠性”就好。

责任编辑:admin
看完新闻后您的评价是